对天使的审判

对天使的审判

牟仙凤, 12/31/10

从昨天开始,雪就开始化。过了一晚, 今天早晨起来,雪差不多全化了。只有背阴处的雪堆还在那里。不久也就化了吧。

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

我在听音乐,曲名是 “ 对天使的审判。”

我有几句话要说。不多,只有几句话。

我要说的大意是:如果可以借用比喻,我曾经被置于这个不幸天使的位置上。

请注意,我在借用这个比喻。我并没说我就是个天使。

我写东西,经常喜欢借用比喻和暗喻。那些读不懂,听不懂暗喻的人,请不要读我写的东西。

现在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此时是上午。我用中文写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三十三分。

明天是新的一年。外面在下雨。这场雨要来冲刷罪恶与邪恶吗?这场雨是否要带来新的生机?请不要来问我。

我一不小心,写了一本好书。我认为这本书对美国文化和中国文化都很重要。我自己认为我在这两个文化之间,构筑了一座坚固的桥梁,以促使美国文化与中国文化更好地加强沟通,促进相互了解。

我建筑的这座桥梁,共有十二层。此桥梁非同小可。

我指的是我的博士论文。

中国与美国每一个会思考的知识分子都知道这两个文化必须相互依存, 谁也离不开谁。每一个会思考的人,即使没有博士学位,或大学本科的教育,只要稍微了解美中两国的情况,关心此事,也会同意我的意见。这没什么难理解的。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正是因为我的书太好,太重要,那些心存嫉妒的人便策划起邪恶的政治阴谋。

因为我的书把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那些邪恶的人便在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面前说我的坏话。他们捏造的罪名很可能是我既反对美国政府,又反对中国政府。

他们诬蔑我,是因为他们要偷我的书。他们其实把我的书已经偷窃过去,卖了很多钱。大概是三十六万美元。但是他们还是要两国政府不相信我,所以才处心积虑,捏造各种谎言。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曾被置于那个不幸天使的位置上。

美国政府从没怀疑过那些诬陷我的人可能心存不可告人的动机。我只知道他们诬陷我的最直接的结果是,我被严密监控了至少四年,从2006直至2009。我的博士论文,从2005年算起,用了四年。

如果算上2005, 更确切地说,我的论文写作跨了五年。

美方只有在2010年8月16日才最后做出决定,认为我对美国文化以及美国人民从没恶意。那一天我在写一篇期刊学术论文。 该论文关于Eudora Welty 威尔第 的《金苹果》。我的第一稿完成于8月16号。在其后的几天里,在这篇论文中,我认为威尔第给她深爱的美国文化及整个宇宙创造了一个再生神话。

我认为每一位正直的美国人都会感谢威尔第和她的《金苹果》。既然我明白了《金苹果》, 并把它奉献给美国读者,我认为正直的美国人也会感谢我。

2010年10月14日, 美国国家版权办公室终于把我的博士论文的版权注册证书发给了我。

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自豪地炫耀一下,宣称我的博士论文空前绝后,盖世无双,在美国与中国文化交流方面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然而,由于他们的诬蔑,可能伤我最深的并不是美国政府对我的不信任。而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可能也在暗中审查我。那些诬蔑我的人不会忘了在中国政府面前挑拨离间,说我坏话。

他们不会忘了这一点。我很清楚。

我原以为两国政府会对我有好感,因为我建筑了这座举世无双的桥梁。结果却使我不堪承受。

我曾隐隐感觉到, 因为他们的诬蔑,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有可能在注意我。他们诬蔑我是因为他们嫉妒得发狂。

我在中国外交学院学习过三年,得到文学硕士学位。我说话写东西,都很注意。

如果我偶尔用错一两个英文单词,算不上什么大错。

我的博士论文,有关中国作家的内容,大概有两百页左右。我相信我没有一句话,是违背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利益的。我并没有像很多在美国的中国人一样,为了取得某些美国人很便宜的接受,天天拿中国开涮,说中国的坏话。那是对中国文化的背叛。是不可以接受的。那些真正知道对错的美国人,大概也不太会赞同一个人如此背叛自己的文化。尽管我对某些美国人可能期望有点儿太高。就我自己来说,如果有人在我面前如此轻易地背叛自己的文化,我不会对那人有好感,不管那人来自于那一个国家。

尽管如此,我的论文并不那么容易读, 也不那么容易读得懂。

这并不是因为我写得差,而是那些作家写得很深。不沉下心去,有可能读不懂。有人永远沉不下心去,那他们就永远读不懂。

那三位美国女作家直面她们的文化,深层审视其优势与弱点。我必须忠实于她们的审视,分析美国文化的强项及其弱点。

这是一个知识分子的文化责任。你必须尊重真理。你必须尊重你所能达到的真理。

你达不到的真理,不怪你。别人会去探索。

真理却不那么容易被接受。真理有时会令人受伤。当然,我从来没有说过真理不会产生伤害。

真理会产生伤害是因为这些作家在给她们的文化治病,疗伤。她们的目的是治好病之后,文化会获得重生,变得更加强壮,强大。

没人说过给文化治病是件很容易的事情。给文化治病可能是一个人所能承受的最沉重的责任。

给文化疗伤本来就很难。给文化精神疗伤更是难上加难。世上没几个人能担得此重任。

碰巧得是,我研究的几个作家很勇敢。 她们敢于审视文化精神的痼疾,并为其进行治疗。

我研究的六个作家都很勇敢。

对于美国作家我说了一点。关于中国作家,我也说几句。

苏青,张洁,王安忆敢于审视文化精神。表面看来,苏青很容易读。她写得只不过是日常的事情。然而不然。她在审视中国女性的精神,研究中国知识女性独立思考的能力。

张洁和王安忆更加勇敢。她们不但审视中国文化应当抛弃什么。她们还找到了文化出路。她们找到了中国文化如何舍弃,甚至砍去,阻止文化向前发展的错误的思考方式, 以便发展壮大。

张洁说她不会不加思索就全盘接受。她会思考,会盘问。她会肩负起她自己的解放,而不会把解放的期望放在男人的肩上,或者国家的肩上。 她认为中国女性的问题在于她们总是依靠男人,自己的男人,别的男人。 作为一个群体,中国女性愿意依靠国家来帮助她们,解放她们。

中国女性应该肩负起自己的解放, 解放自己的思想。

一个女人如果总是思考别人的想法,或别人硬塞给她的思想,这个女人是死的。

王安忆写得很小心。她与张洁是异曲同工。走得路不同,目的是一样的。王安忆认为不加思索的生活方式会把女人,男人,甚至一个文化,引领向死亡。

王安忆把《长恨歌》(1996)中三个人物所代表的不加思索的生活方式, 尽管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统统杀死了。

大概从来没人想到王安忆是如此地果敢与决绝。 她竟然决定把不会思考的普通人,不会思考的女知识分子,不会思考的柔弱的男性艺术家,统统杀死。他们都死了。在写这篇随笔之前,我一直认为王安忆只把不会思考的普通人给杀了。

读者从来不会想到作家在作品中会展现多少。 每个人都认为王安忆生性温柔。 但她热爱中国文化, 必须履行作家职责的时候,她眼睛连眨都不眨。

她从来不在作品中撒谎。

在我的博士论文中,我研究了她的《长恨歌》。她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她看到了什么,我如实说。她提议的出路,我忠实地阐释。

天要塌了,王安忆来顶。我在借用一个比喻,一个暗喻。

审视王安忆在《长恨歌》中的发现时, 我是不是曾经害怕过?我是不是曾经眨了眨眼?

没有。对于王安忆,我一直非常忠实。她把上海文化里里外外观察了个便;我便阐释她的观察。她把中国文化从1944至1986年间,仔仔细细考查了一遍, 我便忠实地阐释她的考察。

王安忆说上海的文化精神不健康; 我就说上海的文化精神不健康。王安忆说我们必须铲除那种曲意逢迎的思维定势; 我就说我们必须铲除那种曲意逢迎的思维定势。王安忆说中国文化必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可以随便听从别的文化说中国文化只能要什么; 我就宣布中国文化必须从自己的文化资源出发,加上从别的文化中所能学到的,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可以随便听从别的文化说中国文化只能要什么,或只配要什么。

王安忆的审视与考察没错。我对于她的发现所做的阐释也没错。

在我的博士论文中,对美国文化和中国文化,我一直很忠实。 我如实地告知我所知道的真理。对于美国文化和中国文化, 我的用意都是良好的。

但是,你的话使我们很受伤,美国读者说。

你的话也使我们很受伤,中国读者说。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有些话不太容易听。我早就告知这些作家在给各自的文化精神, 尤其是文化精神的痼疾,做手术。这是世上最艰难的任务。世上没几个人胆敢给文化精神的痼疾做手术。

如果你想知道,这些美国读者与中国读者可能都是高层人物,部长级别,甚至还可能包括总统本人。

我认为我可以经得起双方的审判。

即使双方各自派出二十位专家组成一个庞大的专家团,我想我也可以去面对质询。

我的博士论文里的每一句话, 都可以拆开,再组装。每一段落,也可以同样对待。我对每一个作家所做的阐释,也同样经得起推敲。

我达不到的地方,是我能力有限。总统与部长们应该能知道那儿我已尽力而为。 他们应该能把我的不及之处和我的真实水平分辨开来。

对于那些心存嫉妒的竞争对手的恶意捏造和故意曲解,我应该感到害怕吗?他们不是要偷窃我的博士论文,就要在偷窃失败的情况下,将其破坏掉。

我已将我的论文,我的用意,以及我的目的,放在世界观众的面前。如果必须走那一步,我将不会害怕世界观众的审判。

对于天使的审判。

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已经被放在了被告席上。

我还以为我是原告呢。我控告他们偷窃我的博士论文和我的身份。

我认为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我的。撒谎着必将受到严惩。

这是 “对天使的审判” 的音乐。如果读者想听一听。

Trial of the Archangel

版权所有。牟仙凤,12/31/10 8:19PM U.S. Eastern time

All Rights Reserved, Xianfeng Mou, 12/31/10 8:34PM U.S. Eastern tim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